企业快讯

首页 集团资讯> 企业快讯

金活赵利生出席政协会议,倡建中国国际中医药港提案受关注

点击:
来源: 金活医药
发布时间:2019.01.18

  

2019年1月16日,深圳市政协六届五次会议在深圳会堂开幕。来自各个界别的近500名政协委员将在4天的时间里围绕全市中心工作和社会关注的热点积极建言献策、履行职能,为深圳率先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贡献智慧和力量。深圳金活医药集团董事局主席赵利生作为深圳市政协常委出席了本次会议。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不断深入发展,香港与内地的中医药产业合作也愈加紧密。深圳政协常委、金活医药集团董事局主席赵利生持续关注两地医药合作。在去年联名提出“充分利用深港河套区位优势,建设中医药科技创新园”提案的基础上,赵利生在本届深圳两会上提出了在深圳设立“中国国际中医药港”的战略构想,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其中,香港商报就此提案进行了相关报道。


 

简体原报道:


振兴国药利国利民

深政委常委倡建中国国际中医药港


【香港商报讯】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不断深入发展,香港与内地的中医药产业合作也愈加紧密。深圳政协常委、金活医药集团董事局主席赵利生持续关注两地医药合作。在去年联名提出“充分利用深港河套区位优势,建设中医药科技创新园”提案的基础上,赵利生在本届深圳两会上提出了在深圳设立“中国国际中医药港”的战略构想。

赵利生认为,建设“中国国际中医药港”,即可为国家争取中华医药发展的自主权、话语权、定价权、控制权,同时亦可振兴香港中医药产业发展。赵利生表示,政策创新、制度突破是推动中国国际中医药港发展的关键所在,期待国家与港深政府能有政策制度方面的创新突破。

 

开通绿色通道 满足市场需求

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长期以来,香港很好地传承和发展了中医药传统文化和技艺,拥有众多的中医药名家名品,是中医药产业发达地区。赵利生告诉记者,香港百年老字号企业有100多家,虽然内地也有很多中药产品,但老百姓还是喜欢跑到香港买。“我认为其中部分原因是香港卫生署对中药的来源、中药的重金属检测等很严格,因此药材质量比较稳定。”赵利生说,金活医药集团做京都念慈菴蜜炼川贝枇杷膏代理已有30多年了,他对香港中医药产业进入内地非常有信心,“整个大湾区中医药产业超过百亿元,又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情。”赵利生说,他创办金活医药代理念慈菴产品,也是希望能让内地老百姓便捷地买到香港的知名中医药产品。

多年来,赵利生致力于内地与香港的中医药合作,对香港与内地中医药市场情况可谓谙熟于心。赵利生指出,目前,香港生产的中成药产品进入内地市场,需要取得国家进口产品注册批文,要经过很长的时间和繁琐的流程。身为深圳政协委员,赵利生在2018年深圳两会上就联名提交了《关于建设深港河套地区中医药科技创新园》的提案,建议优化香港中药优秀产品进入内地的审批流程。

赵利生建议由深港两地政府药品监督部门合作制定香港优秀中成药产品标准,上报国家主管机关批准实施。例如,已获得香港政府药品批文、在香港已经长期(10 年或者 15 年以上)上市销售、上市期间产品疗效稳定(未发生不良反应)、生产企业和产品已经通过香港政府GMP 认证、经深圳市药品检验研究院检验合格等等的香港品牌优秀中成药,可以由国家药品监管机关批准,经深港中医药合作区进入内地地区销售。

赵利生说,为了让香港中医药企业早点加入内地市场,建议在建设中国国际中医药港的同时,对一时不能取得进口注册批文的优良中成药产品,可以进入国家海关跨境电商产品目录,在线上进行跨境销售。

 

天时地利人和 制度突破是关键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当前,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推进中医药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在即,粤港澳大湾区中医药合作更是如虎添翼。

在去年提出“建设深港河套地区中医药科技创新园”的基础上,今年的深圳两会,深圳政协常委赵利生提出了在深圳设立“中国国际中医药港”的战略构想。赵利生在提案中指出,“中国国际中医药港”定位为建设国家中医药大健康2.0 战略实践规范区、中医药传承与创新融合先导区、中医药国际化(一带一路)桥头堡、中医药市场综合改革试验田。

“出于对中医药老字号的看好,新加坡和日本的药企有意收购香港的这些百年老店,”赵利生告诉记者,希望中国国际中医药港的建设能够顺利进行,既能传承中医药百年老字号,又能圆了前香港特首董建华打造中医药港的愿望。赵利生指出,深圳市是国家在广东省唯一的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试验区,在深圳“中国国际中医药港”,即可为国家争取中华医药发展的自主权、话语权、定价权、控制权,同时亦可振兴香港中医药产业发展。

“经过近一年的详细调研,我们发现政策创新、制度突破是这个项目的关键所在。”赵利生在提案中引述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王笑频去年首届粤港澳大湾区中医药传承发展创新发展大会的讲话,“粤港澳大湾区涉及不同法律法规体系,仅靠市场手段,无法解决跨区、跨境带来的体制机制问题,粤港澳三地政府部门要积极研判形势与需求,提供大力支持,制定政策措施,将政府的手和市场的手相结合。”赵利生非常赞同王笑频司长的观点,提出“以政策突破为抓手,尽快打开工作的新局面”。赵利生建议深圳市政策有关部门,设立相关的机构,建立相关的机制,与国家和香港特区政府的相关部门探讨有关政策制度的创新突破,这样就能够较快切入项目核心,推动项目快速发展。

冀享国民待遇 助港药企北上

在赵利生看来,目前香港制药企业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香港市场不够大,已经基本饱和了;而内地市场大,却不得入其门。目前内地制药企业,早已由国家强制通过GMP认证,否则产品不能进入市场,而香港实行的是企业自愿通过GMP认证制度。据香港卫生署统计:截止 2017 年 6 月 30 日,香港 273 家中药企业中,各种注册品规 8563 件,但取得中国大陆注册批文企业只有 13 家,共计注册产品18 个,只占香港注册中药品规的 0.2%左右。

“香港百年老字号的方子很多都是祖传秘方,大多数都是传统作坊式生产。”赵利生指出,受土地制约及成本高昂影响,香港 GMP 制药企业数量严重不足,香港和内地又缺乏互认互通机制,更是让香港中医药企业北上困难重重。“如果想拓展内地市场,需要重新完成药理、临床等实验,时间、成本及风险等问题都制约中成药商家及投资商难以加大投资,开发新产品或扩大经营生产规模。”此时,《港深推进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的合作备忘录》的签署,让赵利生看到了香港与内地中医药合作的契机。

在《关于建设深港河套地区中医药科技创新园》的提案中,赵利生提出了一系列可操作性建议,包括:建议在深港中医药合作区加强中医药监管合作,特别是实行深港 GMP 互认或联合认证;引进深圳市药品检验研究院的技术服务;依托香港医疗资源建设深港药物临床试验国际中心,接受国际同步进入中国的新药临床试验,提升内地临床试验研究能力;在深港中医药合作区设置药品中试机构,鼓励港澳台机构在此设立研发部门,并通过国家相关认证取得药品上市许可人资格,进而可以按照上市许可人制度规定,委托境内具备GMP 资质的药厂生产药品并在境内销售。

赵利生还建议参照珠海横琴自贸试验区和海南大自贸区政策的成功经验,给予深港中医药合作区生产的药品以特殊政策/国民待遇。“这一方面促进了港澳台中医药行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可以弥补大陆药厂开工不足的现状,特别重要的是使这些名方古方回归祖国发扬光大,造福人民,是一举数得的大好事。”


吁强化扶持力度 推项目快速发展

随着国家对中医药产品的规范化、创新化发展,中成药的产品质量把控越来越严格,海外市场的接受度逐步提高。2018年初,美国流感肆虐。因使患者成功止咳,被标为美国网购平台“草药饮食补充剂”的“京都念慈菴蜜炼川贝枇杷膏”,在美国意外“走红”。

 在深港中医药合作区基础上升级而来的中国国际中医药港,将为香港中医药企业北上拓展市场、走出国门提供更为强大的助力。赵利生透露,中国国际中医药港将引进国际名校,发挥香港和内地中医药研究优势,建设世界一流中医药大学,培养中医药博士、博士后等高端国际化人才。到2049年,中国国际中医药港将推动制定国际中医药标准和中医药国际公约,为世界各国提供编制中医药国家标准的合作和服务。

具体到目前的问题,除了粤港澳三地体制机制的突破外,赵利生在今年的政协提案中呼吁深圳市政府要充分利用政策优势,发挥深港两地互通互融的特点,在项目用地优惠、项目初期启动的奖金支持、项目发展税收等方面加大对中国国际中医药港的扶持力度,吸引深港中医药客商入园经营,形成放水养鱼之势。

赵利生说,该项目发展初期,深港乃至全国的中医药企业都是为了深港中医药发展的目标而来,建议政府在税收政策予以扶持,使广大企业是能够有信心、积极进入园区,迅速打开新局面。赵利生建议深圳市政府将该项目列入督办项目,并定时将项目推进情况向相关单位通报,协调督促,推进项目尽快落地。

————————————————

 

赵利生作为深圳市政协常委,积极履行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职责,及时关注民生和社会发展事业,为党委政府决策建言献策。

2017年赵利生以“基本药物制度”组副组长身份加入了深圳市政协“进一步推进我市医药卫生改革”专题协商调研组,积极推进深圳市医药卫生改革。 

2018年,赵利生主席联名提出“充分利用深港河套区位优势,建设中医药科技创新园”提案,积极推动中医药产业发展。

2019年,在2018年“建设中医药科技创新园”提案的基础上,赵利生提出了在深圳设立“中国国际中医药港”的战略构想......